新闻Ask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寒门真的再难出贵子?

回复

Ask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254 次浏览 • 2018-03-31 17:10 • 来自相关话题

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穷且怂

回复

Harries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281 次浏览 • 2017-10-16 21:24 • 来自相关话题

新闻Harries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新闻八化妆品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新闻刘莉莉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新闻黎欣琪 发表了文章 • %s 个评论 • %s 次浏览 • • 来自相关话题

中国需要TPP吗?媒体:别人生病 无须中国吃药

回复

Harries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398 次浏览 • 2017-03-13 23:28 • 来自相关话题

为何经济越发达 生娃越困难?

Harries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64 次浏览 • 2017-03-07 21:32 • 来自相关话题

最近,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透露,要通过奖励补贴的方式,鼓励人们生育二孩,从之前计划,到单独二孩,现在全面二孩,再到奖励二孩。我们似乎转变思路的速度在加快,很明显现在的人口形势已经高度紧张。

特别是看到我们的近邻日本,正在遭遇巨大人口危机的冲击,我们才想到了预先调控,提前布局。去年日本的消息说,2015年人口普查终值显示,日本总人口为1亿2709万5000人,与上次,也就是2010年所进行的人口普查结果相比,日本总人口约减少96万3000人,人口减少率约0.8%。为1920年开始人口普查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不但总人口开始下降,老龄化更是让日本经济的负担雪上加霜,有数据统计,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了1/4,4个人就有1个是老人,这个比例目前是世界第一。而日本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老的呢?这个特别有意思,就是从1990年,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开始转为了人口负担,然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1991年房价就崩了,你说他就是这么巧,所以现在经济学者们也都傻傻分不清楚,日本楼市崩盘,到底是股市崩盘导致的,还是汇率波动导致的,没准也是人口因素引发的,又或者就是加息刺破了资产泡沫?再或者干脆就是碰巧了,反正所有糟糕的事,都赶到一起去了。

那我们自己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呢,其实问题一点都不轻松,我们也没工夫扮演吃瓜群众去看日本的笑话。2015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已经转变成了人口负担。而人口数量的总拐点我们大概会在2020-2030年这十年间出现,换句话说,我们老去的速度要比日本更快,至于为什么想必大家都懂的,只生一个的年代会让我们的人口下降起来速度奇快,快到什么地步呢,2050年的时候,我们的衰老程度将彻底超过日本,跟欧洲和加拿大一起成为世界上三个最老的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说当80-90这一代都七老八十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这一天。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经济发达地区的生育率比欧洲还低,要不是有广大的老少边穷地区,贡献者巨大的生育率,我们的人口可能已经出现了问题。但即使这样,我们的情况也已经不容乐观,最新数据,新加坡的生育率只有0.81,我国台湾1.12,澳门0.94。均排进了世界后五名。而在2016年10月出版的《中国统计数据年鉴2016》中,中国2015年的总生育率仅为1.04。生育率最低的宁波,只有0.83,杭州也就0.87

那么二胎政策有用吗?单独二胎政策是2015年开始的,但是2015年出生人口总数为1655万人,比2014年减少32万人。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大大出乎此前各有关机构的预料。二胎出生人口不升反降,说明单独二孩不具备吸引力。随后很快我们全面二胎,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但正是这一政策变化导致2016年的新生儿数量比上年增加了130多万,达到了1780万,创造了20年来最大的年增长率;总人口增长率5.86‰,创下近10年的新高。那么这到底是压抑多年的需求集中释放带来的增长呢?还是真的重新回到了人口增长的轨道?

反正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并不怎么美好,一旦国家的经济逐渐发达生育率下降,就绝不会再反弹。而且无一例外。换句话说,如何鼓励大家多生孩子,已经成为一道世界难题,不光中国人没办法。欧洲人,美国人全都没办法。而所谓的奖励,在欧洲更是令人艳羡。法国从你怀孕开始就各种补贴,每月近千欧元,孩子生下来也是每月给你数百欧元,随着孩子长大补贴还增加。基本覆盖了孩子的养育费用。孩子上完高中都是免费的。有的妈妈以生孩子为职业,养活自己。但没有用,整个社会生育率还是很低。而在德国,生一个孩子,能给你补贴2万多欧元,不是德国人也给,丹麦的政策是让孩子免费喝奶一直喝到18岁,在瑞典,丈夫都可以享有9个月的带薪产假。

以你补贴和奖励能比欧洲更多吗?另外,我们的生活压力显然更大,之前有媒体算北京3口之家一个月要1万7,这确实有点夸张,但即使刨除掉房贷车贷这些水分,1万块钱应该也是托底的费用。这还得是在父母帮衬的情况下,否则请个保姆或者育婴嫂就会让费用大大超支。所以,生活压力大,工作节奏快,人口迁移的漂着生活(孩子没人带),这都让生孩子越来越困难。很多家庭不得不面临,是牺牲一个劳动力,还是把孩子送回老家养的痛苦选择。

之所以说这么多不是为了否认历史,当年的计划政策也是绝对正确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否则后果不可想象。但猛药能治病也同样有副作用,现在我们面临的困难也需要正视。并不是简单补贴奖励,就能够拉动生育率的,有人说二胎一放开,国家人口就增长了,哪有那么简单?在经济发达地区拉动生育率在世界上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而且从未有人成功过。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必须早下手,下狠手才行。

拉动生育这个事,最终还得全面放开,让能者多劳。但这都不一定有效 查看全部
最近,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透露,要通过奖励补贴的方式,鼓励人们生育二孩,从之前计划,到单独二孩,现在全面二孩,再到奖励二孩。我们似乎转变思路的速度在加快,很明显现在的人口形势已经高度紧张。

特别是看到我们的近邻日本,正在遭遇巨大人口危机的冲击,我们才想到了预先调控,提前布局。去年日本的消息说,2015年人口普查终值显示,日本总人口为1亿2709万5000人,与上次,也就是2010年所进行的人口普查结果相比,日本总人口约减少96万3000人,人口减少率约0.8%。为1920年开始人口普查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不但总人口开始下降,老龄化更是让日本经济的负担雪上加霜,有数据统计,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了1/4,4个人就有1个是老人,这个比例目前是世界第一。而日本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老的呢?这个特别有意思,就是从1990年,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开始转为了人口负担,然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1991年房价就崩了,你说他就是这么巧,所以现在经济学者们也都傻傻分不清楚,日本楼市崩盘,到底是股市崩盘导致的,还是汇率波动导致的,没准也是人口因素引发的,又或者就是加息刺破了资产泡沫?再或者干脆就是碰巧了,反正所有糟糕的事,都赶到一起去了。

那我们自己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呢,其实问题一点都不轻松,我们也没工夫扮演吃瓜群众去看日本的笑话。2015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达到顶峰后,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已经转变成了人口负担。而人口数量的总拐点我们大概会在2020-2030年这十年间出现,换句话说,我们老去的速度要比日本更快,至于为什么想必大家都懂的,只生一个的年代会让我们的人口下降起来速度奇快,快到什么地步呢,2050年的时候,我们的衰老程度将彻底超过日本,跟欧洲和加拿大一起成为世界上三个最老的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说当80-90这一代都七老八十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这一天。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经济发达地区的生育率比欧洲还低,要不是有广大的老少边穷地区,贡献者巨大的生育率,我们的人口可能已经出现了问题。但即使这样,我们的情况也已经不容乐观,最新数据,新加坡的生育率只有0.81,我国台湾1.12,澳门0.94。均排进了世界后五名。而在2016年10月出版的《中国统计数据年鉴2016》中,中国2015年的总生育率仅为1.04。生育率最低的宁波,只有0.83,杭州也就0.87

那么二胎政策有用吗?单独二胎政策是2015年开始的,但是2015年出生人口总数为1655万人,比2014年减少32万人。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大大出乎此前各有关机构的预料。二胎出生人口不升反降,说明单独二孩不具备吸引力。随后很快我们全面二胎,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但正是这一政策变化导致2016年的新生儿数量比上年增加了130多万,达到了1780万,创造了20年来最大的年增长率;总人口增长率5.86‰,创下近10年的新高。那么这到底是压抑多年的需求集中释放带来的增长呢?还是真的重新回到了人口增长的轨道?

反正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看,并不怎么美好,一旦国家的经济逐渐发达生育率下降,就绝不会再反弹。而且无一例外。换句话说,如何鼓励大家多生孩子,已经成为一道世界难题,不光中国人没办法。欧洲人,美国人全都没办法。而所谓的奖励,在欧洲更是令人艳羡。法国从你怀孕开始就各种补贴,每月近千欧元,孩子生下来也是每月给你数百欧元,随着孩子长大补贴还增加。基本覆盖了孩子的养育费用。孩子上完高中都是免费的。有的妈妈以生孩子为职业,养活自己。但没有用,整个社会生育率还是很低。而在德国,生一个孩子,能给你补贴2万多欧元,不是德国人也给,丹麦的政策是让孩子免费喝奶一直喝到18岁,在瑞典,丈夫都可以享有9个月的带薪产假。

以你补贴和奖励能比欧洲更多吗?另外,我们的生活压力显然更大,之前有媒体算北京3口之家一个月要1万7,这确实有点夸张,但即使刨除掉房贷车贷这些水分,1万块钱应该也是托底的费用。这还得是在父母帮衬的情况下,否则请个保姆或者育婴嫂就会让费用大大超支。所以,生活压力大,工作节奏快,人口迁移的漂着生活(孩子没人带),这都让生孩子越来越困难。很多家庭不得不面临,是牺牲一个劳动力,还是把孩子送回老家养的痛苦选择。

之所以说这么多不是为了否认历史,当年的计划政策也是绝对正确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否则后果不可想象。但猛药能治病也同样有副作用,现在我们面临的困难也需要正视。并不是简单补贴奖励,就能够拉动生育率的,有人说二胎一放开,国家人口就增长了,哪有那么简单?在经济发达地区拉动生育率在世界上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而且从未有人成功过。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必须早下手,下狠手才行。

拉动生育这个事,最终还得全面放开,让能者多劳。但这都不一定有效

为何“逃回北上广”?蓝皮书详解居民生活压力感

Harries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78 次浏览 • 2016-12-12 21:57 • 来自相关话题

2016年12月12日,《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在北京发布。汤琪 摄

中新网北京12月12日电(汤琪)逃离北上广后,一些人又选择逃回北上广,这是为何?12日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给出了答案。

蓝皮书解释称,即使有着较好的就业环境,一线城市也并非宜居城市,但是四线及以下城市也可能并非理想中的宜居城市,逃离一线,返回小城市,工作机会少,做什么都需要靠关系,干事要“拼爹”成为对此现象最为形象的描述,身在异乡为异客,回到故乡仍为异客。

2016年12月1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北上广深经济压力源远高于其他城市

在蓝皮书《居民生活压力感:城市比较研究》一章中,调查结果显示,一线北上广深四大城市的经济压力源远远高于其他城市,最大生活压力源从高到低分别是物价、交通、收入、住房、教育、医疗、赡养老人、健康。

其中,就业压力感和二三线城市同水平,但低于四线及以下城市。

其他经济方面和家庭人际的压力感,一线城市均高居其他城市之上。

地区和城市群的生活压力感比较。图片来源:《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汤琪 摄

三线城市普遍宜居

调查结果显示,三线城市相较于一二线、四线及以下城市以及整体水平,在经济压力感、家庭人际压力感上均为最低,这和从社会环境、自然生态、基础设施、人口素质等方面分析城市竞争力的宜居城市结果一致,认为三线城市普遍宜居,而二线城市宜居欠佳。

调查将二线城市细分为二线发达、中等发达、发展较弱城市,再和三线城市比较后却可以看到,虽然二线发达城市在住房、交通和赡养老人三个与经济有关的压力感上高于三线城市,有较高的生活压力感,但在其他经济压力感上,特别是家庭和人际压力感上是低于三线城市的。

蓝皮书指出,二线发达城市包括的是经济发达的强省省会和计划单列市的8个城市,生活压力感在经济压力和家庭人际压力上均低于整体平均水平,也远远低于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从生活压力感角度考虑,或许可以称之为宜居城市。



四线及以下城市家庭与人际压力感高

蓝皮书称,四线及以下城市除了交通和住房压力感低于一线、二线城市和整体平均水平,其他经济压力源也并非最低,收入、教育、医疗、健康、赡养老人、工作学业压力接近全国整体平均水平,而在家庭与人际压力感上更是高于整体平均水平和二线、三线城市。

蓝皮书指出,即使有着较好的就业环境,一线城市也并非宜居城市,“逃离北上广”一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一个热词和公众话题。

蓝皮书同时强调,但是四线及以下城市也可能并非理想中的宜居城市,逃离一线,返回小城市,工作机会少,做什么都需要靠关系,干事要“拼爹”成为对此现象最为形象的描述,身在异乡为异客,回到故乡仍为异客。(完) 查看全部

2016年12月12日,《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在北京发布。汤琪 摄

中新网北京12月12日电(汤琪)逃离北上广后,一些人又选择逃回北上广,这是为何?12日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给出了答案。

蓝皮书解释称,即使有着较好的就业环境,一线城市也并非宜居城市,但是四线及以下城市也可能并非理想中的宜居城市,逃离一线,返回小城市,工作机会少,做什么都需要靠关系,干事要“拼爹”成为对此现象最为形象的描述,身在异乡为异客,回到故乡仍为异客。

2016年12月12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心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举办的《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发布会在北京举行。

北上广深经济压力源远高于其他城市

在蓝皮书《居民生活压力感:城市比较研究》一章中,调查结果显示,一线北上广深四大城市的经济压力源远远高于其他城市,最大生活压力源从高到低分别是物价、交通、收入、住房、教育、医疗、赡养老人、健康。

其中,就业压力感和二三线城市同水平,但低于四线及以下城市。

其他经济方面和家庭人际的压力感,一线城市均高居其他城市之上。

地区和城市群的生活压力感比较。图片来源:《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2016)》。汤琪 摄

三线城市普遍宜居

调查结果显示,三线城市相较于一二线、四线及以下城市以及整体水平,在经济压力感、家庭人际压力感上均为最低,这和从社会环境、自然生态、基础设施、人口素质等方面分析城市竞争力的宜居城市结果一致,认为三线城市普遍宜居,而二线城市宜居欠佳。

调查将二线城市细分为二线发达、中等发达、发展较弱城市,再和三线城市比较后却可以看到,虽然二线发达城市在住房、交通和赡养老人三个与经济有关的压力感上高于三线城市,有较高的生活压力感,但在其他经济压力感上,特别是家庭和人际压力感上是低于三线城市的。

蓝皮书指出,二线发达城市包括的是经济发达的强省省会和计划单列市的8个城市,生活压力感在经济压力和家庭人际压力上均低于整体平均水平,也远远低于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从生活压力感角度考虑,或许可以称之为宜居城市。



四线及以下城市家庭与人际压力感高

蓝皮书称,四线及以下城市除了交通和住房压力感低于一线、二线城市和整体平均水平,其他经济压力源也并非最低,收入、教育、医疗、健康、赡养老人、工作学业压力接近全国整体平均水平,而在家庭与人际压力感上更是高于整体平均水平和二线、三线城市。

蓝皮书指出,即使有着较好的就业环境,一线城市也并非宜居城市,“逃离北上广”一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一个热词和公众话题。

蓝皮书同时强调,但是四线及以下城市也可能并非理想中的宜居城市,逃离一线,返回小城市,工作机会少,做什么都需要靠关系,干事要“拼爹”成为对此现象最为形象的描述,身在异乡为异客,回到故乡仍为异客。(完)